• 乐拨鼠文学网

    当前位置:新小说吧

    苏念桃任羡之小说章节免费阅读不糊涂完本

    苏念桃任羡之 时间:2022-11-23 23:04:06

    小说简介:(完整版)过气老公,别嚣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过气老公,别嚣张全集小说目录就在本站阅读。苏念桃任羡之是不糊涂所著小说《过气老公,别嚣张》中的主人公。过气老公,别嚣张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

    苏念桃任羡之小说章节免费阅读不糊涂完本

    整个人在他的操控之下,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本能迎合着他。

    思绪渐渐回归,她压抑住内心的冲动,双手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男人轻声

    ” 蒋天生看着端木赐,缓声说道

    一笑,附在她的耳边,轻咬着,身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的停顿,

    极致的快感过后,她的双腿无力,慢慢从男人的腰间滑落,心里却依旧空荡荡的。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大概没有人比她更加悲惨了吧。

    自己的老公半年只回来一次,而这一次回来根本就没有问她过的怎么样,一回来就是为了和她上床,眼泪不知道怎么就这样流了下来,欢爱过后的她也就只能呆呆的守着一间空荡荡的房子。

    不再去想她的生活是多么的悲愤,这段婚姻又是多么的可笑,苏念桃翻过身背对着男人,咽下泪水准备睡觉。

    “怎么,你以为这样就算了?"

    男人的声音,如同大提琴音一般低沉,震撼。

    “你爽了,可是我还没有解决呢。”他贴着自己,苏念桃依旧能感觉到他灼热的温度。

    大力直接将舒媛静转过来,双手死死地按着她的肩膀,一双黝黑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的爱意,生理需求就这样赤裸裸将舒媛要了一遍又一遍。

    “赵总,倾城公司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网络上也形成强大舆论趋势,所有人都在谴责倾城公司赚黑心钱

    "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苏念桃在他的身下苦苦的挣扎,可是女人的力气终究是比不过男人的,眼泪顺着眼角不知道流了多少,最后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苏念桃就平静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

    今夜的月亮是格外的明亮,可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样破碎的婚姻她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是深深爱着这个男人的,要是没有他,她就会活不下去。

    “喂,你当初勾引我的床技都去哪了?是不是因为外面的男人技巧比我好,所以你才在这给我装死鱼?"

    “我没有!”

    男人冷笑一声,不再去理会她到底是有还是没有,他不爱这个女人是真的,当初就因为这个女人的算计,和她上了床,才会结婚,而自己心爱的女人因为愤怒跑到街上,被车撞成了植物人。

    往事一慕幕的浮现在眼前,男人一次一次的索要不带有任何的温柔,抽身厉害,将一个文件夹甩在了舒媛的身上。

    “离婚吧,我也不耽误你在外面继续吊汉子!"

    第二章:给我一夜新婚

    “我,我没有!”

    所有的解释在这一刻都变得虚无缥缈,男人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赤裸躺着的女人,鼻腔中的冷哼声,无一不在嘲讽她此刻的狼狈与不堪。

    “有没有你心里清楚,我就不信你这么多年独守空房空虚寂寞的时候都是一个人默默地扛,你看你的床技还是依旧的娴熟,不是吗?”

    男人猩红的眼神瞪着床上的女人,苏念桃抱着被子坐起身,她笑了,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好啊,我可以离婚,但是你今天晚上要好好的伺候我。”

    将喉咙里的哽噎全部都咽下,这个时候她不能认输,就算输也要输得漂漂亮亮的,男人听到这话,走到床边一把将她给推倒,沉重的身子很快就附了上来。

    他是任氏集团的总裁,任羡之,而她只是一个破产家族的大小姐。

    想当初也只是因为任家老爷子说除非两个人有了婚姻之实才可以结婚,不然是不会给破败不堪的苏家一分钱!

    为了钱她只能求任羡之,可是任羡之并不同意和她结婚,直到苏静婷找到她。

    苏静婷是任羡之的女朋友,两个人谈了很多年的恋爱,她知道自己比不上这个女人,可是她必须要得到这笔钱,才能救自己的父母!苏静婷说她是不会和任羡之结婚生孩子的,她是个舞蹈家要跳舞!

    答应这个女人,等到任羡之喝醉的时候两个人互换,苏静婷要去巴黎参加舞蹈比赛,而她独自承受任羡之一整晚的索要。

    梦中的任羡之喊着苏静婷的名字,眼泪就是在这一刻落下的,她不只是因为钱财才甘愿在他的身下任由男人在她的身上驰骋。

    两个人还都小着的时候,苏念桃就迷恋上了这个男人,他冰冷,对人不够谦逊,但是那张英俊帅气,不加修饰的脸总能让女人围着他转

    等到任羡之停下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东方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大地,任羡之也将最后的炙热悉数喷洒在最深处,抽身在离婚协议上洋洋洒洒的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你签好就给我寄过来,我不想再看到你这个虚伪的女人!”

    苏念桃抱着他刚才睡过的枕头,握着离婚合同,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黑色的法拉第很快就行驶出了这栋欧式豪华别墅。

    油门踩到底,车身一声闷哼便不见了踪影,任羡之的离开是这样的干脆,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挽留。

    不知道哭了多久的苏念桃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她回到了从前,还在上学的时候,她是珠宝设计系的学生,而这个男人是工商管理系的奇才,他的光芒她是始终都追不上的,只能远远地看着。

    直到那一天的发生,男人倒在血泊之中,据说是因为有人抢劫,任羡之和歹徒斗殴最后肾没人戳破,那天苏念桃和任羡之的距离是那么近,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她跑了过去,捂住他的伤口,拨打了求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