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拨鼠文学网

    当前位置:新小说吧

    2424158小说谢婉瑶宋锦戎最新章节目录_2424158全篇

    谢婉瑶宋锦戎 时间:2022-11-24 08:36:30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谢婉瑶宋锦戎的小说叫《2424158》,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师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鉴赏:声!她狠狠摔倒在地!周围舞者纷纷停住。谢婉瑶顾不上被摔青的膝盖,站起身道歉。抱歉,再来一遍吧。她正要做出预备姿势,观众席...

    2424158小说谢婉瑶宋锦戎最新章节目录_2424158全篇

    第1章

    深冬,光雨大剧院。

    大型古典舞剧《虞姬》正在进行出演前彩排。

    舞台上,一身红裙的谢婉瑶轻盈一跃,一个‘云里前桥’的动作后,她不知怎么,脚却一顿。

    下一刻,砰的一声!

    她狠狠摔倒在地!

    周围舞者纷纷停住。

    谢婉瑶顾不上被摔青的膝盖,站起身道歉。

    “抱歉,再来一遍吧。”

    她正要做出预备姿势,观众席上,为首的男人却已经不耐的起身。

    “下次再跳成这样,就不要叫我来浪费时间。”

    说完,他就毫不留情面地转身离去。

    一群人跟着男人鱼贯而出。

    谢婉瑶尴尬的僵在台上,涩然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男人正是光雨剧院的所有者,也是——她结婚六年的丈夫。

    主指挥李萍走出来打破僵局,轻声说道:“婉瑶,你最近状态不好,要不去医院看看?”

    谢婉瑶勉强一笑,点了点头。

    她转身去了更衣室,准备换下演出服。

    更衣室外,突然传来女舞者们的议论声。

    “身为首席,连个彩排都能失误,难怪顾总现在都去捧白云微了。”

    “嘻嘻,我看啊,云微可不仅是替她跳舞,那顾夫人的位置恐怕也要一起替代了……”

    她们嬉笑着。

    话一句句扎进谢婉瑶的心中。

    她的脸色瞬间苍白。

    直到外面的人走完,谢婉瑶才出了剧院。

    犹豫了很久,她拨通了顾笙的电话。

    “阿笙,我身体不舒服,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看看?”

    电话那头,顾笙正翻着文件,满是不耐:“我说过,有事直接联系助理。”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谢婉瑶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

    她去了医院,一个人做完了所有检查。

    夜深了,回家的

    在这半个月中,周元也是渐渐的适应了甲院的修炼生活,不过让得他稍稍有些遗憾的是,在打通了第三脉后,玉灵瀑的效果就再没有第一日那般强横过,但借助着玉髓之气的帮助,周元的第四脉,也是在一点点的被破开 彻底打通,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路上,深冬的晚风寒凉刺骨,身心都被吹得凉透。

    谢婉瑶推开家门,就意外地看见顾笙坐在沙发上。

    最近一年,顾笙已经很少回家。

    谢婉瑶一愣后,轻声询问:“吃晚饭了吗?我去给你做一点?”

    “不用了。”顾笙冷淡拒绝。

    他转而又问:“不是去医院检查了?结果怎么样?”

    只是一句简单问候,谢婉瑶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她扯出一抹笑来:“结果明天才知道。”

    顾笙的下一句却让她的笑瞬间僵住了。

    “既然不舒服,就安心待在家休养,《虞姬》让给云微跳好了。”

    谢婉瑶看进顾笙眼底,只看见一片冷漠。

    她忽觉自己心都冻住了。

    她艰难挤出声音:“阿笙,你知不知道《虞姬》是我创作三年的心血?”

    谢婉瑶的脸色苍白异常,顾笙看着就皱起了眉:“你已经快超出舞者的黄金年龄,机会让给云微会有更大的商业价值。”

    谢婉瑶没有再说话,如同这两年来的每一次。

    用沉默表示拒绝。

    顾笙见此,厌恶的拧起眉。

    “你好好考虑清楚。”

    说完,他起身拿起外套,与谢婉瑶擦肩而过,大步离开。

    门‘嘭’一声关上,砸得谢婉瑶一颤。

    屋子里一下什么声音都没了。

    刚刚的人好似幻觉。

    谢婉瑶缩进沙发中,呆呆望向茶几上他们刚结婚时拍的照片。

    照片里,顾笙还亲密的搂着她,在她侧脸落上一吻。

    可如今,那些柔情蜜意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她抱着自己在沙发上疲惫的睡了过去。

    梦里,她牢牢牵着一个男人的手,那手始终温暖无比。

    黑冷的客厅,响起一声梦呓:“阿笙……”

    第二天一早。

    谢婉瑶是被手机的震动吵醒的。

    她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打开手机,可下一刻手机就直直坠落。

    上面的界面,赫然写着。

    ——娱乐快报!光雨娱乐总裁顾笙夜宿舞蹈新秀白云微公寓,整夜不出!

    第2章

    谢婉瑶脑中一片空白,半响之后,才颤着手捡起掉落在地的手机。

    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谢婉瑶就迅速关闭网页。

    顾笙说过的,他跟白云微只有工作关系……

    即便这么告诉自己,她心中的难受却没有减轻半分。

    换了衣服前往剧院。

    谢婉瑶推开练习室的门,却看见白云微正在场中央舞动着。

    一举一动,赫然就是她的《虞姬》!

    谢婉瑶浑身一僵,上前冷冷质问:“谁准你练这支舞的?!”

    白云微看见谢婉瑶,却是羞涩一笑。

    “是顾总,我昨晚求了他好久,他才答应让我跳女二号的。”

    一句话,就让谢婉瑶浑身血液冻住。

    白云微笑容加深,还想再说什么,门突然被推开。

    李萍看见白云微就皱起眉头,不悦道:“白云微,这里是首席练习室,你进来做什么!”

    白云微脸上的笑僵住。

    “对不起李姐,我只是来找前辈讨教的。”

    等她出了练习室,李萍担忧问道:“婉瑶,你还好吗?”

    “……我没事。”谢婉瑶魂不守舍的摇了摇头,“我自己待一会儿好吗?”

    李萍见谢婉瑶这样子,心里叹息一声离开。

    空荡荡的练习室内,只剩下谢婉瑶一人。

    她怔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陡然就想起媒体上关于她和白云微的对比。

    她是昨日黄花,而白云微是明日之星……

    心底的涩然传遍全身,她闭了闭眼拿出手机拨通顾笙的电话。

    “什么事?”顾笙冷淡的声音响起。

    谢婉瑶清楚他在明知故问,抿紧唇直接问。

    可还不等他们动手,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声急促的惨叫声,那惨叫声传入众人耳中,让所有人都不禁勃然变色

    “你是不是一定要让白云微从我手中抢走《虞姬》?”

    话一说完,气氛瞬间紧绷。

    半响,顾笙缓缓开口:“你安心做顾太太不好吗?妈想抱孙子很久了。”

    孩子两字,将那些压在谢婉瑶心底的悲痛记忆打开。

    她抓住练习室的护栏,极力压抑心中翻涌的情绪。

    最终,她妥协了,带着一丝恳求说道。

    “阿笙,《虞姬》是我最后一部舞剧,跳完这场我就会宣布退出舞台,之后你想怎样安排白云微都行。”

    顾笙有些意外,沉默两秒:“你不要多想,这件事也和云微没关系。”

    说完,顾笙就挂断了电话。

    谢婉瑶握着手机,僵立许久。

    她明白了顾笙的默许,也听懂了他话里不自觉对白云微的维护。

    许久后,谢婉瑶轻抬手臂,旋转、飞跃,一遍遍的开始训练。

    心中的愁绪在舞中发泄。

    可不知为何,动作时不时凝滞,她一次次的摔倒在地。

    直到医生的电话打来,谢婉瑶才停止这近乎自虐的行为。

    医院。

    谢婉瑶看着病理报告那行结论:“肌肉萎缩侧索硬化”,慌乱而茫然。

    医生解释道:“这病早期会导致肌肉不听使唤的跳动,晚期会逐渐瘫痪……目前世上没有治愈的案例。”

    宛如晴天霹雳,谢婉瑶脸色瞬间惨白。

    她下意识问出最在意的问题。

    “那我还能跳多久?”

    医生也知道谢婉瑶是被誉为百年难遇的国宝级舞者。

    他怜悯得地望着谢婉瑶,微微叹息。

    “最多一个月……”

    谢婉瑶脑中瞬间空白,耳边嗡嗡作响。

    她都不知道自己如何从医院出来,明明车内开着暖气,却冷到浑身发颤。

    怎么办?!

    她该怎么应对,她的舞蹈生涯,她以后的人生。

    顾笙……对!她还有顾笙……

    谢婉瑶掉转车头,朝顾笙公司开去。

    一路上到顶楼,里面奇怪的一片安静。

    谢婉瑶没有多想,直接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顾笙回头,看见谢婉瑶却是一愣:“你怎么来了?”

    谢婉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颤着手从包里拿出那份诊断书,哽咽开口:“阿笙,结果出来了……”

    顾笙却直接打断她:“这事等我回去再说。”

    话音刚落,顾笙身后休息室的门被打开。

    谢婉瑶瞳孔一缩,眼睁睁看着白云微裹着顾笙的外套,从门内走出。

    第3章

    空气都在这瞬间冻结了。

    谢婉瑶的视线,凝在白云微披着的外套上。

    她认识顾笙十几年,他从不会把自己的衣物给外人穿。

    顾笙脸色微僵,还未说话,白云微就上前柔声解释:“前辈你别误会,我只是衣服湿了,借用下笙哥的外套。”

    谢婉瑶没理她,只看向顾笙,问:“你的解释呢?”

    顾笙闻言,立即不悦皱眉,声音冷了几分。

    “云微不舒服,我让她在这儿休息。”

    随即,他坐到办公桌前示意:“你要是没事,可以离开了。”

    霎时,谢婉瑶脸上血色全失。

    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和白云微之间,自己是被驱逐的人。

    谢婉瑶什么都说不出了,沉默的转身离开。

    ……

    回到家中,谢婉瑶没有开灯,就着这片黑暗缩进沙发中。

    不知坐了多久,手机突然响起。

    谢婉瑶没有焦距的眼神看向来电人,显示顾笙妈妈。

    谢婉瑶恍惚接起,顾母不悦的声音传来:“你在干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没等谢婉瑶回答,顾母又自顾自的说。

    “明天你来一趟,我给你求了秘方。你这个年纪不想着怎么生个孩子,光想着跳舞有什么用……”

    喋喋不休的指责声,让谢婉瑶的头又剧烈疼痛起来。

    她张了张嘴,声音嘶哑的厉害:“妈,我明天要排练……”

    “排什么东西!你要是不来,就等着跟我儿子离婚吧!我告诉你,有的是人愿意给他生孩子!”

    说完,顾母就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孩子……

    谢婉瑶攥紧手机,心抽痛着。

    曾经,她跟顾笙有过一个孩子的。

    但两年前,孩子刚满两岁,就因为意外去世。

    从这以后,她和顾笙的感情也逐渐走向冰点。

    谢婉瑶起身,走到别墅那间被锁上许久的儿童房前。

    静默半响,她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一阵灰尘弥漫,谢婉瑶打开灯毫不在意的走了进去。

    四处散落的玩具,保持着孩子离开那日的样子。

    时光仿佛被凝结在了最痛苦的那一刻,谢婉瑶恍惚地捡起了脚边的小风车,上面还依稀可以看见米粒大小的啃咬痕迹。

    是了……谢婉瑶想起来了,她的果果走的时候正长了第六颗牙呢……

    眼泪‘啪嗒’砸在风车上,谢婉瑶手忙脚乱的用手去擦。

    这时,别墅大门一阵响动。

    客厅黑暗无人,儿童房透出的光无比明显。

    顾笙脸色瞬间变了,大步走了过去。

    看见屋里的谢婉瑶,他声音似冰:“我不是说了,这扇门谁都不能再打开。”

    谢婉瑶眼中带泪怔怔望向顾笙。

    “……对不起。”她下意识道歉,“我这就出去。”

    谢婉瑶说着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却被顾笙拉住手臂。

    “东西放回去。”

    谢婉瑶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还攥着那风车。

    她迟疑着不想放手,下一刻,顾笙就从她手中强硬将风车抽出。

    叶片打在谢婉瑶手上,刺痛让她回了神。

    看着男人的背影,压在她心中许久的话终于控制不住问出口。

    “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是我害死了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