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拨鼠文学网

    当前位置:新小说吧

    《1045521》(主角傅时礼姜瓷)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

    傅时礼姜瓷 时间:2022-11-24 10:58:32

    小说简介:主人公是傅时礼姜瓷的小说是《1045521》,是作者纸老虎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说道:是,我确定。那就开始吧。被告傅时礼与原告姜瓷结婚三年,对原告进行家庭冷暴力,三年间,在各种事情上与原告争论不休,结果均是原告退...

    《1045521》(主角傅时礼姜瓷)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

    第1章 离婚

    林城法院。

    “原告,你确定要对被告人傅时礼提起离婚诉求么?”

    法官的声音响在耳畔,姜瓷站在原告席上,看着被告席上傅时礼冷峻的面容,心中阵痛。

    傅时礼,她大学同学,也是她的老公。

    两人都是林城大学法学系博士,毕业后进了同一家律所工作。

    同样学习法学的两个人,无论什么事上都太过理智,以至于他们结婚三年,终究是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还是最可笑的诉讼离婚!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默契的选择了自行辩护。

    深吸一口气,姜瓷敛起外露的情绪,看向法官说道:“是,我确定。”

    “那就开始吧。”

    “被告傅时礼与原告姜瓷结婚三年,对原告进行家庭冷暴力,三年间,在各种事情上与原告争论不休,结果均是原告退步为终止,引发家庭矛盾,使其不可调和。此外,被告人在结婚期间,不曾与原告有过任何亲密行为,这其中包括:牵手,拥抱,亲吻等等一系列,与被告人结婚前和原告在一起时完全不同……总结以上,原告姜瓷向被告傅时礼,提起离婚诉讼。”

    姜瓷将她心中对傅时礼的抱怨一条条一列列的整理成公诉词,当庭说出。

    而傅时礼听着,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姜瓷句句指责的人不是他一般。

    姜瓷说完后,法官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傅时礼道:“被告人傅时礼可以开始自行辩护。”

    傅时礼闻言整理一下西装,站起身看向姜瓷,眼中闪过抹嘲弄。

    “法官大人,我不否认原告方对我的所有指控,但是这并不能证明我与原告夫妻感情破裂。”傅时礼说着,将家庭冷暴力的具体词条投射在投影布上,然后他看向姜瓷上下打量了几眼,再次说道,“但是很显然,原告方精神状况良好。这就证明我的行为并未对原告造成伤害,原告对我的控诉并不成立。”

    家庭冷暴力是指一方对另一方长时间的暗示威胁,语言攻击,经济和性方面的控制等方式,达到用精神摧残对方。

    姜瓷闻言看着投影布上的字,只觉得可笑。

    傅时礼分明就是在诡辩!

    “法官大人,我反对!”姜瓷站起身,高声喝到。

    “反对无效!”法官看了眼姜瓷,看向傅时礼示意他继续。

    “原告控诉我结婚三年内未同她有任何亲近行为,这一点我不否认。可是法官大人,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婚姻生活内,男方必须对女方行使亲近行为。综上所述,原告控诉均不成立。”

    傅时礼说完,看着脸色难看的姜瓷,冷峻的神情柔了些许。

    “姜瓷,我真的爱你!”

    可姜瓷听见这话,只觉得恶心!

    他爱她?他要是爱她就不会做出那些事来!

    垂在身侧的手紧攥,姜瓷咬唇盯着傅时礼,可那个真相偏偏哽咽在喉,如何都说不出。

    “原告还有什么要指控的?”法官看向不说话的姜瓷,出声问道。

    姜瓷恍若未闻,目光凝在傅时礼身上,带着泪水也带着绝望。

    他不就是仗着她爱他么?所以即使知道她手上的把柄足以让他一落千丈,却依旧有恃无恐!

    深吸一口气,姜瓷闭上眼,眼泪顺着脸颊划下。

    “……没有!”

    闻言,法官点了点头,而后抬手。

    “咚——!”法槌落下。

    一场官司尘埃落定,法官与陪审员纷纷离席。

    姜瓷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神情间满是疲惫。

    “夫妻感情未完全破裂,调解无效,不准予离婚。”

    法官判决的声

    大魔神的骨身甚至比圣级上品的防御秘宝还要坚韧,在那星空风暴的肆虐中,未被损害分毫

    音犹自回荡在耳畔,姜瓷却觉得浑身冰冷。

    未完全破裂?

    如果她和傅时礼还有感情,她又怎么会选择诉讼离婚?

    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熟悉无比。

    姜瓷缓缓睁开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神色间尽是涩然。

    傅时礼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薄唇微勾:&l

    ” 萧晨点点头,拿出了九炎玄针

    dquo;姜瓷,你又输了。”

    姜瓷抬眼看着他,哑声道:“你在逼我!”

    “是,所以你敢说出来么?”

    第2章 回国

    傅时礼含笑看着咬牙不语的姜瓷,扬长而去。

    徒留姜瓷一个人坐在冰冷的法庭,满心涩苦!

    就像傅时礼说的一样,她不敢。

    因为她爱他,即使提出离婚诉讼的是她,她还是爱他!

    所以她明知道傅时礼瞒着事务所,私自接受客户委托,收取费用,知道他利用职务之便谋取权益……她也没有说出来过!

    因为她知道傅时礼对律师这个职业的看重,她不想傅时礼因此失去律师这个工作!

    可姜瓷不知道傅时礼究竟是怎么了,也不知道曾经对法律那么心存敬畏与尊重的人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叮——!”

    手机铃声响起,姜瓷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鼻间的酸涩泪意,接起电话:“喂,你好……”

    “姜律,麻烦您现在回事务所一趟!沈老大找您,很急!”

    助理的声音急切,姜瓷闻言心中也是一紧,忙起身离开。

    华远律师事务所。

    姜瓷刚进办公室,就瞧见沈老大坐在椅子上,神色难看。

    沈云天,也是华远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浸淫律师行业多年。

    “老大,你找我。”姜瓷走上前出声唤道。

    “嗯,坐。”沈云天看着姜瓷扬了扬下颚,示意她坐下,继续道,“熙雯和隅南回国了,我安排他们到事务所工作,你照顾一下。”

    姜瓷闻言一愣。

    沈云天口中的韩熙雯和沈隅南是姜瓷大学时期的同学,四人关系一直不错。

    相比起留在国内的她和傅时礼,国外进修的他们,接手的案子要更多一些,在律师界也更有名一些。

    说是照顾,不过是怕他们不了解国内的情况,让自己在一旁介绍介绍罢了。

    更何况沈隅南还是沈云天的儿子,出国前就已经赫赫有名!

    “我知道了,老大还有别的事么?”

    “你和时礼……”沈云天话出口又是一顿,最后叹了口气,“算了,你们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吧,就算是离婚,也别坏了感情,毕竟还要在一个事务所工作。”

    姜瓷点了点头,目送着沈云天离开。

    “叮——!”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姜瓷扫过屏幕,看着来信人,只觉说曹操曹操到。

    “我和熙雯回国了,我叫了时礼,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沈隅南”

    手机悬空在屏幕上许久,姜瓷也不曾输入一个字。

    说实话,刚刚和傅时礼打完离婚官司,她真的不想见到他!

    可沈隅南和韩熙雯又是刚回国,沈云天才嘱咐她多照顾些,这个饭局要是不去,总归是不好!

    抿了抿唇,姜瓷打字回道:“地址发我,晚上见。”

    这之后,姜瓷便没在碰过手机,等整理完手上其他官司的资料,已然到了约好的时间。

    匆匆忙忙赶到饭店,姜瓷满脸歉意的看着在座的三个人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姜瓷,我们这接风宴你都能迟到,得罚!”韩熙雯浅笑着看着姜瓷,抬手递过了杯白酒。

    姜瓷看着那杯白酒,眼中闪过抹迟疑。

    律师这职业看着光鲜亮丽,实则三餐不勤,熬夜加班是常事,以至于姜瓷的胃自大学来就不是很好,但凡熟悉她的人都知晓。

    而韩熙雯现在……

    下意识的看向傅时礼,却只瞧见他转着筷子,一副什么都没瞧见的样子。

    心骤然一痛,姜瓷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嘴角再次挂上笑,抬眸看向韩熙雯,眼神扫过她眼中的冷意,姜瓷有些不明,但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三年不见,她不能打韩熙雯的脸!

    “好,我……”

    姜瓷的话还没说完,拿着酒杯的手倏然一空,她看着站起身,仰头干掉白酒的男人,神情微愕惊声呼道:“沈隅南……”

    闻言沈隅南看了眼姜瓷,将酒杯倒扣在桌子上,冷眼扫过韩熙雯,声色冷凝。

    “现在,能继续了?!”

    第3章 情分

    韩熙雯见状脸色有些讪讪,抱臂坐在那儿不发一语。

    傅时礼转动筷子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看向沈隅南道:“不就是一杯酒,你跟熙雯喊什么?!”

    “姜瓷胃不好不能喝酒。你不知道?”

    傅时礼闻言脸色骤然难看,手中筷子“啪”的扔在了桌子上。

    “沈隅南,姜瓷是我老婆,你出的是什么头?!”

    气氛一下子凝结了起来,沈隅南沉默的与傅时礼对峙着,眼神冰冷。

    “……这是干什么,不就是杯白酒么,我补上就是。你们两个人上学时关系那么好,没必要为了这个生气。”姜瓷出声打着圆场,伸手拿过桌上的白酒倒了满满一杯,仰脖灌下。

    热辣的白酒顺着喉管而下,烧的胃里犹如火灼,也呛的姜瓷嗓音发哑。

    “来,吃饭吧!”

    可偌大的饭桌,除了姜瓷,没人动筷。

    几口饭下去,压下胃里翻涌上来的难受,姜瓷放下了筷子强撑着笑看着三人道:“怎么,聚在一起就是为了面面相觑?我可是听沈老大说了,你们这次回国都是要来事务所发展的,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隅南的意思是想自己开一个事务所,到时候要是和华远打了擂台,你可别怕!”韩熙雯柔声说着,夹了块辣子鸡放在姜瓷碗中,“这家店最出名的就是辣子鸡,你快尝尝。”

    姜瓷眉心微蹙,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韩熙雯这次回来异常的针对她?!

    “熙雯,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韩熙雯闻言动作顿了顿,而后轻笑了声道:“我们三年没见,能有什么误会?不过我听沈叔叔说,你和时礼要离婚?”

    姜瓷闻言脸上的笑再难强撑,虽然说和傅时礼离婚的事情她没有隐瞒的意思,可被韩熙雯这么当众挑破,还是有些难堪。

    “沈叔叔……都和你们说了?”姜瓷苦笑了两声,看着什么都不打算说的傅时礼,低声道,“已经在上诉等待二审了。”

    “好歹那么多年感情,离婚就算了,还起诉?姜瓷你未免有些太不顾念情分了吧?”韩熙雯说着,话语间尽是斥责。

    闻言,姜瓷沉默了一瞬。

    不顾念情分么?

    如果不是傅时礼打定主意不离婚,她怎么会选择这样极端的方式?

    如今倒是还要被人说不顾念情分!

    “韩熙雯,闭嘴!”沈隅南冷眼扫向韩熙雯,看着姜瓷许久没有说话。

    “沈隅南,你再吼熙雯一句试试!”傅时礼怒声斥道。

    姜瓷看着傅时礼对韩熙雯的维护,心中蓦然一痛。

    他……是喜欢上熙雯了么?所以这些年才这样对她?!

    姜瓷想不明白,却也知道不能再这样焦灼下去。

    抬手看了眼腕表,她起身说到:“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就先回去了。”

    转身欲走,沈隅南手臂微微一动。

    韩熙雯瞧见,突然开口道:“时礼,姜瓷要走了,你还不送送!”

    傅时礼闻言脸色猛然一沉。

    姜瓷闻言心中空了一拍,忙道:“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她话还没说完,傅时礼却是起身拽着她离开,动作粗狠。

    被一路拽进停车场,塞到副驾驶,姜瓷挣扎着,低声喊道:“傅时礼,放手!我自己……”“闭嘴!”傅时礼呵断了姜瓷的话,一路疾驰到两人的家。

    “下车!”傅时礼不耐的看着姜瓷叱声道。

    姜瓷脸色一白,握着安全带的手猛然收紧,转头看向傅时礼,压着心中的怀疑颤声道:“你是不是喜欢韩熙雯?!”

    傅时礼脸上的怒气一僵,锐眼微眯:“与你无关,下车!”

    “如果你喜欢她,为什么不和我离婚,当初又为什么要娶我?!”姜瓷看着傅时礼此刻的神情,只觉得心中寒凉。

    他没有回答,可是她那么了解他,此刻已经有了答案!

    而傅时礼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解开安全带下车,绕到副驾驶,一把扯开门,将姜瓷从车上拽了下来。

    他捏的她手腕生疼,神情也是冷凝到了极致。

    “姜瓷,如果不是为了熙雯,你以为我会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