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拨鼠文学网

    当前位置:新小说吧

    2232777完整全文阅读 钟御琛舒小爱结局无删节

    钟御琛舒小爱 时间:2022-11-24 13:57:33

    小说简介:《2232777》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钟御琛舒小爱小说从2232777阅读by米晚烟。身。但一抬眸,她却看到钟御琛一头金色短发,一双清冷的深眸正盯着自己。他语调冷淡的开口:你没事吧?少年低磁的嗓音,意外的好听。舒小爱攥...

    2232777完整全文阅读 钟御琛舒小爱结局无删节

    第一章

    云城,秋风飒爽。

    舒小爱捧着厚厚一沓书,往学校方向走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单肩包突然从天而降砸到她的头上!

    舒小爱只觉被砸的一阵眼花,戴在耳朵上的助听器也摔在地上。

    她赶忙弯腰去捡,可还没等起身,就听到头顶传来一道吊儿郎当的调侃声。

    “哟,这不是美院的好学生舒大美女吗?怎么一个人在这?”

    舒小爱指尖动作一顿,捡起摔坏的助听器起身。

    但一抬眸,她却看到钟御琛一头金色短发,一双清冷的深眸正盯着自己。

    他语调冷淡的开口:“你没事吧?”

    少年低磁的嗓音,意外的好听。

    舒小爱攥紧了手,心跳声轰鸣。

    她喜欢钟御琛整整三年,考到华旦学院,也是为了靠近他。

    钟御琛不仅出身豪门世家,还才貌双全,一直都是学院里神话般的人物。

    一旁胖胖的男生插话:“钟哥,你说话要大声点,她天生是个聋子,带助听器的。”

    舒小爱一怔,下意识将手里的助听器往身后藏。

    她天生左耳失聪,右耳的听力也很有限。

    钟御琛将她的小动作收入眼底,侧目冷冷睨了眼胖胖:“我问你话了?”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到舒小爱白净秀美的脸上,神色不冷不淡:“你叫什么?”

    舒小爱一怔,没想到他会问自己的名字。

    犹豫几秒后,她小心翼翼开口:“舒小爱。”

    钟御琛凝了凝眉,有些不悦:“舒小爱?名字真难记。”

    话音刚落,穿着制服的学校保安从不远处指着他们跑来,大喊:“又是你们三个!”

    见势不对,旁边的同伴扯了扯钟御琛:“这老头事最多,钟哥我们快走吧。”

    钟御琛点了点头,视线掠过舒小爱后,跟着两个同伴转身离开。

    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舒小爱久久回不了神。

    ……

    翌日,画室。

    舒小爱一进门却看到自己常坐的角落坐了人。

    她走过去,有些犹豫的开口:“同学……这是我的位置。”

    钟御琛闻声摘下帽子,对她挑了挑了眉:“舒同学,你迟到了。”

    舒小爱神色一顿,握紧了画具,目光有些无处安放。

    顶着钟御琛含笑的目光,她强忍着不适应坐了下去。

    舒小爱才刚坐稳,钟御琛就把一个新款助听器递到她面前:“赔给你的。”

    舒小爱愣了下:“什么?”

    钟御琛见她这幅模样,嘴角笑意更浓:“真笨。”

    这句话,引得画室其他同学频频侧目,好奇的朝着这边看来。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钟御琛!

    这些视线像寒芒,让舒小爱有些不知所措。

    而这时,钟御琛修长的手直接拆开助听器的包装盒,在众目睽睽下俯身凑近了舒小爱!

    舒小爱直接愣住,身体下意识躲开:“你要做什么?”

    钟御琛一步步逼近,将她逼到无路可躲。

    看到她像兔子般受惊的眼神,他闷声笑了下。

    钟御琛伸出大手捧起她侧脸的脸颊,替她戴上了上去:“帮你戴助听器啊,接下来说的话你得听清楚。”

    他指尖的温度烫的舒小爱心一颤,耳侧也瞬间变红。

    就在这时,钟御琛的声音再次靠近,一字一顿传进她的耳朵。

    “舒小爱,做我女朋友。”

    第二章

    舒小爱呼吸一滞,抬眸对上对上钟御琛那双漆黑的眸底,耳根发烫。

    她偏头躲开视线,低下头佯装镇定去清洗画笔:“程同学,我要上课了。”

    言下之意,别再拿她取乐。

    她与钟御琛分明是天壤之别,她从不会痴心妄想。

    钟御琛挑眉:“我有说过不让你上课吗?”

    “不过今天等不到你的答复,我是不会走的。”

    撂下这话,他的手离开了舒小爱的脸,坐在她旁边的空位上。

    没一会儿,上课铃响起,老师踩点走了进来。

    “今天我们来学习人物肖像,两个同学一组,分别给对方当模特,下课后交换。”

    闻声,钟御琛转过头,颇有兴致:“我们一组。”

    他压低嗓音,带着几分暧昧撩人的气息。

    舒小爱正想要拒绝,却见钟御琛二话不说拿来画具,在自己对面坐下来。

    她手上紧攥着笔,却迟迟没落在纸上。

    她微微抬头,就能清晰看到钟御琛棱角分明的轮廓。

    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在他脸上落下一层温和而隐约的光影,他挺直的鼻梁在光影下格外分明。

    舒小爱看的出神,钟御琛探出头,眼底蕴含笑意:“舒同学,好看吗?”

    偷看被抓现行的舒小爱,急忙收回目光,匆匆在纸上描下几笔。

    接下来的整堂课,舒小爱都没有再跟钟御琛有过任何交流。

    直到下课后,窗外已经天黑。

    舒小爱逃一般走出教室。

    ……

    三天后,旧城区筒子楼。

    舒小爱看着眼前昏暗的路灯,深吸了口气,步步往前。

    今天是她的生日。

    父亲在舒小爱三岁时,就车祸离世,现在只剩下母亲跟她相依为命。

    她抬手推开生锈的大门,一个铁盆就迎面砸了过来!

    “哐当——!”

    铁盆掉在地上发出巨响,额头上传来阵阵刺骨痛意。

    紧接着,舒母的骂声传来:“你个拖油瓶还知道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耽误我改嫁!”

    舒小爱怔在原地,心像在刀上滚了一圈,痛的一窒。

    缓了许久,她攥紧手心,才鼓起勇气朝黑压压的屋子走了进去。

    满屋浓烈的烟味呛的舒小爱胸腔发闷。

    她走到舒母身边小声开口:“妈……导员说我的学费该补齐了……”

    学费的事已经拖了大半年,她也是迫于无奈才开口。

    舒母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叠钱,直接朝她砸来:“拿钱快给我滚!别回来碍眼。”

    红色的钞票洒落一地。

    舒小爱咽下喉间的苦涩,弯下腰一张一张捡起。

    她哑声问:“妈……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舒木不耐烦的打断:“不知道!”

    说完,她直接把舒小爱推了出去。

    舒小爱紧紧攥着手里的钞票,心如刀绞的转身走出去。

    连母亲都不记得她生日,那她又还能期待什么呢?

    屋外,阴雨连绵。

    舒小爱垂着头,仿佛是一只毫

    杨开神色一动,道:“听齐兄的意思,难道知道收服山河钟之法?” “收服之法我自然不知道,但齐某有一个情报可以提供给杨兄

    无生气的木偶。

    她拉开铁门,正欲出去。

    可就在大门缓缓打开的那瞬,舒小爱呼吸一窒!

    只见钟御琛撑着柄黑色的大伞,手提蛋糕站在雨幕中。

    两人隔着半米不到的距离,舒小爱却觉得好远。

    钟御琛将她的狼狈看在眼里,语调平波无澜——

    “舒小爱,你活的好像个笑话。”

    第三章

    钟御琛的话,像一兜冷水,从头到脚浇在舒小爱身上。

    这一刻,她的所有不堪在他面前无处遁形。

    雨水溅湿她的全身,刺骨的凉意直渗心扉。

    舒小爱闭了闭眼,竭力将心酸压下,可却还是止不住爬了一脸。

    眼泪混着雨水一直流下,她沙哑了声音:“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钟御琛看

    打到现在,他一身衣衫都被鲜血染红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颈脖上青筋暴露,双眼通红,宛若择人而噬的猛兽

    着泛红的眼角,不由蹙眉,把蛋糕塞了过去:“舒小爱,你还是别笑了,很丑。”

    舒小爱一怔,表情都僵硬在了脸上。

    可看到蛋糕上22岁的生日蜡烛时,她微微一惊,不敢置信的抬起头:“这是给我的?”

    钟御琛漫不经心的点了个头:“不然呢?给狗买的。”

    从父亲去世后,就再没人记得她的生日。

    而给她送生日蛋糕的,钟御琛是第一个。

    见她不说话,钟御琛视线下移,不经意看到她单薄的白长袖被雨水浸透。

    少女诱人的曲线在他面前暴露无遗,看的他喉咙发干,有些莫名烦躁。

    他沉着脸脱下外套,披在了舒小爱身上:“跟我走。”

    说完,他直接伸出大手牵起她就大步离开原地。

    ……

    夜色寂静,怀色酒吧。

    舒小爱局促的坐着,一直攥着衣袖。

    钟御琛慢条斯理的点了根烟,随后又顺手点燃蜡烛:语调一贯慵懒:“许愿吧。”

    舒小爱怔了怔,缓缓双手合十,对着蛋糕闭上了眼在心里默念。

    “如果上天你能听到我的心愿,那就请让我爱的人岁岁平安。”

    “如果可以贪心一点的话……我希望我能配得上他。”

    许完愿,舒小爱才缓缓睁开眼,却不料钟御琛突然凑过来:“你许什么愿,这么久?”

    看着他俊隽绝伦的五官轮廓。舒小爱呼吸一窒,不知所措起来:“我……没有”

    注意到她脸颊泛起的浅浅绯红,钟御琛玩味的弯起嘴角。

    他盯着她,眼底的笑意深不见底,语调都含着笑:“舒小爱,你喜欢我。”

    舒小爱手忙脚乱的起身:“我先回去了……今天的事谢谢你。”

    可话刚落,她的手腕就被钟御琛一把拽住,笑着问:“这么晚了,你能去哪儿?”

    闻声,舒小爱脚步一僵。

    是啊,她现在能去哪儿。

    学校太晚已经回不去了,那个家……也不在她的归属。

    舒小爱难堪的低下头,挤不出一个字回答。

    钟御琛重新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倒了几杯酒推了过来:“生日快乐。”

    舒小爱凝着酒杯里五光十色的酒水,还是端了起来。

    酒过三巡。

    钟御琛慢条斯理地把烟摁灭,神情懒散的起身:“我带你走。”

    舒小爱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却还是不清醒:“你带我去哪儿?”

    钟御琛挑了挑眉,盯着她,暧昧的深眸渐渐深邃,干脆利落的回:“睡觉。”

    ……

    深夜,酒店房间内。

    淡淡的酒味混杂着少女的香味。

    漆黑暧昧的氛围下,两人彼此试探靠近交缠。

    最后一件衣服,缓缓掉落在地毯上!

    钟御琛扣住怀中软香玉,声音嘶哑低沉:“舒小爱,这是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