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拨鼠文学网

    当前位置:新小说吧

    《女扮男装登基后,我被太傅催生了》段斐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段斐 时间:2022-11-24 14:22:57

    小说简介:想要在线阅读色和尚著作的小说《女扮男装登基后,我被太傅催生了》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段斐),作品实属精品,女扮男装登基后,我被太傅催生了小说摘要:开,吓得昏昏欲睡的我当即一个激灵,就从龙椅上滚落了下来...

    《女扮男装登基后,我被太傅催生了》段斐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段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撞了柱子,起因是我在二十五岁的高龄,还没有子嗣。他隔三岔五就在朝堂上上书让我去后宫雨露均沾,多睡几个女人,多播几次种。

    打我登基的第二年,段斐就开始逼我,久了,我遂也不大在意。

    哪承想,他今日如此想不开,吓得昏昏欲睡的我当即一个激灵,就从龙椅上滚落了下来。顾不得摔疼的膝盖,赶紧连滚带爬到他面前,以防他再次想不开,我趁机死死地抱住了他。

    看着他额角的血窟窿,我心疼得一塌糊涂,“爱卿怎生如此想不开,要是撞坏了脑子可如何是好哟?”

    说着,我一面扯着我宽大的龙袍袖子捂住他的伤口,一面朝周围看戏的大臣吼道:“都是死人啊,不知道给太傅宣太医,一个个是不是等着吃段府的丧饭啊?”

    群臣一哄而散,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除了平日镇场子打擂台的文臣之首的秦丞相和武臣之首的顾将军依旧岿然不动,其他人纷纷出了大殿。

    段斐却是别开脸不看我,

    下午的时候,萧晨等人就开始准备了

    一脸生无可恋,“臣有负先皇所托,活着还不如死了……”

    瞧这话说的,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我这个皇帝当得多昏庸无能,无颜见刘家列祖列宗了。

    我还委屈了,瞧他这逼我的架势,似乎巴不得我是个霍乱后宫的君王。

    不过,看他说话利索的劲头,想必这一撞死不了人,我的心遂安了大半,“爱卿这话也太严重了些……再者,我父皇定不会托付你,让你逼朕宠幸后宫……”

    “先皇在皇上这么大的时候,都有四位皇子了。国家无储君,国必不安,国不安,就是臣的责任。”

    段斐不愧是太傅,这巧舌如簧得让我无言以对。

    偏偏他又是本朝唯一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且合我心的男子,让我拿出一国之君的威严来怼他,我又是万万不舍的。

    我垂眼暗自思忖了片刻,又叹了口气,决定实话实说,“不瞒爱卿,朕可能有疾……”

    在段斐一脸震惊的神色里,我略带几分羞赧,“朕得了一种不想同人睡觉的病。”

    “呵呵!”段斐冷笑一声后,开始挣扎,好在我反应快,才让他没有把头再次撞到柱子上。

    段斐这个样子,让我实在没办法顾及羞耻不羞耻的问题了,只得凑到他耳边说得更直白些,“朕不太能举……爱卿身为男人,应当明白,朕这种情况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良久,段斐才把他不可置信的视线从我脸上挪开,翻身而起,“宣太医……”

    这诈尸一样的行为差点把我吓尿,我连忙捂住他嘴,“爱卿难道想昭告天下朕不行吗?”

    段斐擦了擦快流到眼睛上

    无数道光影自那天地间呼啸而出,带着破风声,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各峰疾掠而去

    的血,目光炯炯地看着我,“那皇上也不能讳疾忌医。”

    我:“……”

    这可如何是好?我该如何告诉段斐,并不是我讳疾忌医,我不太能举是因为我真不能举。

    2

    实不相瞒,我是个姑娘。要不是段斐每日一朝都在催我去临幸我的后宫佳丽们,我都要以为我是个男子了。

    毕竟,我从出生起,就是以一个男孩子的身份活着。

    这得益于我那虽英明但也奇葩的父皇,我父皇最宠爱的女人生下他的第一位公主后大出血,被太医断定往后都不能生养了。为了保证这公主的明珠地位,他就朝那宠妃许诺,往后这大楚就那一位公主。

    起初,后妃以为我那父皇是安慰他那位宠妃的,结果后来其他妃子生下的公主果真都被处死了……

    我母妃生产吓得瑟瑟发抖时生了胆大包天的一计——让我女扮男装。

    我之所以能这么平安长大,一是我母妃太不受宠,导致我出生时我那父皇都不愿来瞧一眼。其次是父皇的皇子众多,没人把我当回事。

    至于我能坐上这皇位,纯粹是意外。

    当然,这些秘密我是断不能同太傅说的。

    隔日,段斐带着太医来了我寝宫,那诚惶诚恐的神色活像朕得了什么绝症似的。

    段斐带来的太医是新来的,据说是我那外祖父秦丞相从民间请回的高手,给我相面时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那种江湖骗子,我果断地把手伸了出去。

    “魏太医可要瞧仔细了,朕这病往大了说,是关乎我大楚国运的,往小了说也是关乎我皇家血脉的事。”说着,我瞧了瞧段斐,继续道,“你若是瞧不出个一二来,朕这寝宫也不能任你白进的。”

    “皇上说得是。”

    魏太医一边躬身应好,一边摸上了我的手腕。

    大约我这如雪皓腕摸起来甚是舒服,这魏太医竟给我把了足足一炷香时间的脉。末了,摸着他的两撇山羊小胡子凝神,片刻后看了看段斐,这才蹙着眉头道:“从脉象上看,皇上是有些虚……”

    闻言,我不由松了口气。

    我身体有什么毛病,我比任何太医都清楚。起初我还被魏太医这装模作样的神态给吓住了,深怕他摸出个所以然来,结果也不过如此。

    我这脉象稍懂点医术的人来看,都会摸出我体虚的毛病,但我实在是好奇他话里的未尽之意,遂十分有大量道:“魏太医不妨直言,朕不会计较的。”

    魏太医却一下跪在了地上,“单凭脉象,臣实在瞧不出更多,臣斗胆……”

    “放肆!”

    这胆大包天的狗东西摸了朕的手半天还不够,现在还想让朕脱裤子让他检查,我一气之下一脚就把他踹倒在地。

    踹完后,我犹不解气,抬手捶了捶段斐胸口,“你瞧瞧你给朕找的是什么庸医,竟然还觊觎朕的龙体……”

    段斐垂眸看了我一眼,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与我之间的距离,“魏太医确实逾矩了。”说着,他也一下跪在了地上,“魏太医来自民间,不明皇家规矩也是情有可原,皇上这次就饶过他吧!”

    就凭这魏太医想占我便宜的心思,我就想折磨个百八十遍。但人我是万万不敢杀的,毕竟是我外祖父的人,虽然朕亲政多年,但若现在就跟外祖父硬碰硬,定然两败俱伤,实在有些划不来。

    我眼珠转了转,决定好好为难为难他。

    “都说魏太医的医术乃华佗在世,朕也不难为你,你若是把朕这不举的毛病给治好了,今日的事朕暂且原谅了。”

    在段斐的眼神示意下,魏太医闭上了嘴,一脸生无可恋,“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