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拨鼠文学网

    当前位置:新小说吧

    星辰传奇小说-星辰传奇完本

    江辙路桥喻弛 时间:2022-11-24 10:53:08

    小说简介:江辙路桥喻弛小说叫做《星辰传奇》,是江辙最新言情小说作品,小说在人物刻画上生动新颖,推荐阅读。江辙一秒进入对戏状态,脸上出现了一种很陌生的表情,带着几分阴鸷狠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刚回来?」...

    星辰传奇小说-星辰传奇完本

    我喝得烂醉回家,路上偶遇了多年未见的青梅竹马,我抱住他就是一顿亲。

    第二天热搜爆了:「顶流男星与圈外女友街边热吻」。

    点进去一看,这抱着人乱亲的女疯子不是我是谁?

    而被我抱着亲还一脸开心的帅哥,就是我的竹马,江辙。

    1.

    我一条一条滑着热搜底下的评论:

    「我家哥哥明明就是被女流氓缠上了!」

    「笑死我了,可是你家哥哥看上去好像很享受诶。」

    「工作室是死了吗,还不发辟谣!」

    「蹲一个官宣。」

    后续最新章节阅读:

    这段剧情是女主同学聚会回来,偶然在楼梯角碰见了她的邻居,是曾经霸凌过她的高中同学,也是本

    像陈胖子等人,也都过来吃饭了

    剧的男主。

    江辙一秒进入对戏状态,脸上出现了一种很陌生的表情,带着几分阴鸷狠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刚回来?」

    我没有说话,剧本里的女主也没有说话。

    江辙撩了撩我额前的刘海,凑近过来,低头轻嗅着我的气息,似笑非笑道:「打扮得这么好看,去哪了?」

    我生硬地说:「不关你的事。」

    江辙却并不生气,只是更近一步欺身过来,压迫感愈发强烈,他轻笑一声:「很紧张?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剧本中女主的身体本能地颤抖了起来,像是被禁锢住了,动弹不得,是一种应激性创伤的后遗症。

    男主把女主抵在楼道的墙壁上,声音温柔似水,却暗含危险:「不要怕,我会疼你的。」

    此时的男主已经圈着女主的腰,埋头在她的脖颈处,而江辙也是步步逼近,我身后抵着沙发,退无可退,只能一脸不可置信地伸手轻轻推了推他。

    江辙一把攥住我的手腕,抬手托着我的后颈,逼迫着不让我继续往后缩。

    我的心脏无可避免地飞速跳动,每一个对视和肢体接触都窜着火星子,被他握住的手腕上的那一节皮肤滚烫得像是要冒出火来。

    看着他的脸逐渐在我眼前放大,我最终招架不住,索性闭上了眼睛,等着江辙那个欲来不来的吻。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就近在咫尺,下一秒却听到他从喉咙里冒出一声低笑,嗓音有些喑哑:「桥桥,你出了好多汗。」

    12.

    我猛地睁开眼睛,瞬间清醒过来,如梦初醒般地推开他。

    「靠。」江辙佯装吃痛地惊呼一声,然后委屈巴巴地瞪我一眼,「坏女人,疼死我了。」

    我不动声色地调整着心跳和呼吸,干巴巴地对他说:「念台词就念台词,你凑那么近干嘛!」

    江辙已经好整以暇地坐了回去,理直气壮地从容道

    “你是小萌姐姐

    :「剧情需要。」

    这时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工作人员礼貌地喊着:「江哥在里面吗,导演让你过去一趟,准备开拍了。」这段剧情是女主同学聚会回来,偶然在楼梯角碰见了她的邻居,是曾经霸凌过她的高中同学,也是本剧的男主。

    江辙一秒进入对戏状态,脸上出现了一种很陌生的表情,带着几分阴鸷狠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刚回来?」

    我没有说话,剧本里的女主也没有说话。

    江辙撩了撩我额前的刘海,凑近过来,低头轻嗅着我的气息,似笑非笑道:「打扮得这么好看,去哪了?」

    我生硬地说:「不关你的事。」

    江辙却并不生气,只是更近一步欺身过来,压迫感愈发强烈,他轻笑一声:「很紧张?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剧本中女主的身体本能地颤抖了起来,像是被禁锢住了,动弹不得,是一种应激性创伤的后遗症。

    男主把女主抵在楼道的墙壁上,声音温柔似水,却暗含危险:「不要怕,我会疼你的。」

    此时的男主已经圈着女主的腰,埋头在她的脖颈处,而江辙也是步步逼近,我身后抵着沙发,退无可退,只能一脸不可置信地伸手轻轻推了推他。

    江辙一把攥住我的手腕,抬手托着我的后颈,逼迫着不让我继续往后缩。

    我的心脏无可避免地飞速跳动,每一个对视和肢体接触都窜着火星子,被他握住的手腕上的那一节皮肤滚烫得像是要冒出火来。

    看着他的脸逐渐在我眼前放大,我最终招架不住,索性闭上了眼睛,等着江辙那个欲来不来的吻。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就近在咫尺,下一秒却听到他从喉咙里冒出一声低笑,嗓音有些喑哑:「桥桥,你出了好多汗。」

    12.

    我猛地睁开眼睛,瞬间清醒过来,如梦初醒般地推开他。

    「靠。」江辙佯装吃痛地惊呼一声,然后委屈巴巴地瞪我一眼,「坏女人,疼死我了。」

    我不动声色地调整着心跳和呼吸,干巴巴地对他说:「念台词就念台词,你凑那么近干嘛!」

    江辙已经好整以暇地坐了回去,理直气壮地从容道:「剧情需要。」

    这时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工作人员礼貌地喊着:「江哥在里面吗,导演让你过去一趟,准备开拍了。」